PD-1人源化小鼠

目前肿瘤的研究主要依靠将人类肿瘤异种移植到免疫缺陷小鼠上。然而,由于免疫缺陷小鼠缺乏人体免疫系统,因此不足于测试免疫治疗效果。南模生物开发了一系列人体免疫检测点人源化小鼠模型,尤其是PD-1,可以测试针对人体免疫细胞的药物。

癌症的治疗是个艰巨的过程,不仅因为抗癌药物开发困难,而且肿瘤细胞通常容易产生耐药机制,逃避机体免疫系统的识别和攻击,从而得以在体内生存和增殖。肿瘤逃逸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是:肿瘤细胞上的程序性死亡配体PD-L1通过与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上的程序性死亡PD-1受体相结合,抑制了T细胞的增值与活化。随着PD-1和PD-L1的相互作用,肿瘤细胞的自我耐受性得到改善,免疫反应的持续时间和强度则受到限制。

image.png

图1. PD1/PD-L1免疫逃逸

PD-1受体(又名CD279)表达在活化的T细胞表面,它的配体PD-L1通常表达在树突状细胞或巨噬细胞的表面,当PD-L1与PD-1相结合后,会传递抑制性第二信号,使T细胞产生的细胞因子减少并且增殖受到抑制。这种调节系统能确保免疫系统在适当的时候激活,以减少慢性自身免疫性炎症的可能性。通过激活PD-L1/PD-1机制,肿瘤细胞可以发生免疫逃逸。通常,PD-L1在肿瘤细胞或肿瘤微环境中未转化细胞上过度表达。当PD-L1与活化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将导致CTL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无能,衰竭,凋亡,细胞因子分泌减少。除了干扰CTL功能,PD-1 / PD-L1的相互作用会增加肿瘤细胞的抗凋亡信号。

目前,针对PD-1蛋白已经开发了多种单克隆抗体,从而恢复机体的免疫功能。例如,抗PD-1抗体药物Nivolumab和Pembrolizumab。两者在晚期重度按症患者的治疗中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PD-1人源化小鼠


品系信息

image.png

构建策略

image.png

图2.  PD-1人源化小鼠构建策略。在 C57BL/6J 遗传背景下,将人源 PDCD1 蛋白编码区插入小鼠 Pdcd1 基因的 ATG 位置,在表达人源全长 PDCD1 蛋白的同时,取代小鼠內源 Pdcd1 的表达。


验证数据

  • PD-1人源化小鼠T细胞流式分析(FACS)数据

image.png


图3.  PD-1人源化小鼠T细胞经ConA激活后流式分析(与 Genscript 合作完成)。FACS 检测 PD-1 人源化小鼠脾脏淋巴细胞 PD-1 表达。PD-1 人源化纯合子小鼠和野生型小鼠取脾脏 T 淋巴细胞,体外 ConA 刺 激 24 小 时 后,FACS 检 测 人源 PD-1 在 T 细胞表面表达。结果显示:ConA 体外刺激后,在 PD-1 人源化小鼠 T细胞表面可以检测到人源 PD-1 蛋白表达。


  • PD-1人源化小鼠MC38荷瘤模型体内验证结果

image.png

图4. PD-1人源化小鼠模型抗PD-1人源化抗体体内抗肿瘤效果。抗human-PD-1药物能够显著抑制MC38肿瘤在Sh-PD-1小鼠体内的生长,证明Sh-PD-1人源化小鼠可用于评估anti-human PD-1 antibody。


A. 肿瘤组织平均体积±SEM(与 Genscript 合作完成)。

PD-1 人源化小鼠 MC38 荷瘤模型体内抗肿瘤药效验证。PD-1 人源化纯合子小鼠接种 MC38 结肠癌细胞系,肿瘤生长至约 100 mm3随机将动物分组为对照组和治疗组(n=8),每周给药两次,连续给药四次。结果显示:针对人的 PD-1 阳性药物 Keytruda 有非常显著的抗肿瘤效果(p<0.001),证明 PD-1 人源化小鼠是一个很好的验证针对人 PD-1 抗体药效的体内模型。


B. 肿瘤组织平均体积±SEM。  C. 小鼠平均体重±SEM ( 与 PharmaLegacy 合作完成 )。

PD-1 人源化小鼠MC38 荷瘤模型体内抗肿瘤药效剂量验证。PD-1 人源化纯合子小鼠接种 MC38 结肠癌细胞系,肿瘤生长至约 90 mm3随机将动物分组为对照组和治疗组(n=9)。结果显示:针对人的 PD-1 抗体有非常显著的抗肿瘤效果(p<0.001),且这种抗肿瘤效果呈现出剂量效应。


点击订购


点击下载该人源化小鼠PDF版本资料

    点击查看更多人源化小鼠成品模型


References

1.Black M, Barsoum IB, Truesdell P, et al. (2016) “Activation of the PD-1/PD-L1 immune checkpoint confers tumor cell chemoresistance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metastasis” Oncotarget 7(9): 10557–10567.

2.Koyama S, Akbay EA, Li YY, et al. (2016) “Adaptive resistance to therapeutic PD-1 blockade is associated with upregulation of alternative immune checkpoints.” Nat Commun 7:10501.


热门文章

Nature Medicine | 更精准的谱系示踪技术问世

2017年11月13日,Nature Medicine 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周斌研究组的科研成果“Enhancing the precision of genetic lineage tracing using dual recombinases ”。该研究将 Dre-rox 重组系统引入到传统的基于 Cre-loxP 重组系统的遗传谱系示踪技术中,有效地规避了由于 Cre 表达的不特异性而导致的非特异性(“异位”)同源重组,实现了更为精准的遗传谱系示踪,为发育、干细胞及再生等领域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可靠的技术基础。上海南方模式生物作为共同作者单位,为该研究构建了10种小鼠模型:IR1, IR2, NR1, NR2, CAG-DreER, Tnni3-Dre, Tnnt2-Dre, Alb-CreER, CK19-Dre 和 Alb-DreER。

查看
Circulation | 利用DeaLT技术揭示成人心肌细胞再生的来源

4月26日,国际学术期刊Circulation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周斌研究组的研究成果“Genetic Lineage Tracing of Non-myocyte Population by Dual Recombinases”。

查看
在线咨询 请拨打400 728 0660 模型定制方案 回到顶部